贸易战开打一年官网下载 华人川普粉丝变心了吗

2016年6月3日,特朗普在加州的一幢私宅中首次会见华裔选民。王湉与特朗普在会见活动上。 COURTESY OF WANG TIAN对于王湉(David Tian Wang)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头”,也是一位有始有终、意志坚定的商人。作为“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ians for Trump)的创始人与活跃的共和党支持者,王湉曾在各种场合多次见过特朗普。“他(特朗普)说要做的事情都能做到,”王湉说。“世界上很多其他领导人都怕他的这一点。”就任总统两年多以来,特朗普对世界许多国家都采取了强硬政策,尤其是中国。尽管特朗普声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非常好的私人关系,” 但是,从中美贸易战到全球打压华为,在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涉及嫖娼丑闻的特朗普支持者杨莅(又名辛蒂·杨[Cindy Yang]),被指出与北京官方有联系,以及中国公民张玉婧擅入特朗普私人庄园被捕,都为华裔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的形象蒙上了阴影。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到王湉,这位来自北京的美国移民,对特朗普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于1999年去美国上学并定居,现年35岁的他从事公司投资行业,与妻子和孩子们生活在洛杉矶郊外的戴蒙德巴地区,但他对工作与学历不愿意透露详情。王湉现在是绿卡持有者,本人没有投票权,不过他正在申请公民身份。王湉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创立了“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以下简称“助选团”)。根据王湉的描述,助选团有大约7000名活跃成员,70%是女性,95%以上是1990年代后因求学或工作来美的中国大陆移民,“学历背景比较高”,分布在全美各州的主要华人聚居区。助选团主要通过微信群沟通或组织活动,王湉计划在2020年将助选团活跃成员扩展到一万人,以帮助特朗普的连任竞选。他的微信头像是他与特朗普的合影。王湉提到,随着特朗普在移民、教育、税收等方面为华裔美国人发声,他们之中越来越多开始投票给共和党。但是,许多民调结果都显示,大多数华裔美国人还是支持民主党。根据2018年秋季的“亚裔美国选民调查”(Asian American Voter Survey),70%的华裔注册选民表示他们不认可特朗普任期内的工作,只有24%表示认可。王湉称,特朗普支持者的身份为他的生活带来许多挑战。他提到,自己8岁的儿子在学校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时会挨骂并受到同侪压力,其他助选团的成员也担心自己的孩子们在弥漫着自由派价值观的公立教育系统被“洗脑成”左派。最近,王湉还建立了专门反对民主党华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的组织。4月初,纽约时报中文网对王湉进行了电话专访。访谈内容经过删减与编辑。贸易战为特朗普减分了吗问:现在的中美贸易战和贸易谈判的情况下,你自己或其他特朗普支持者怎么看,会受到影响吗?答:首先来说我是一个华人,我是在中国出生然后热爱美国的一个人。我当然也热爱中国,但是不代表我热爱中国共产党。我的忠心是美国的共和党。我觉得在中美贸易战的时候我是两个国家都支持的,我真的是希望两个国家都可以共赢。首先,我觉得美国搞贸易战肯定是为了美国自己,它可能希望可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可以更多卖出自己的产品,这对美国人来说绝对是好事。而且它在中国的产品上了很多税收,这对美国财政部绝对是好事,可以填补一些美国自己的财务上的漏洞。为什么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来说。当时俄罗斯为什么没有给中国原子弹,但是中国自己做出来了,因为中国就是有一种倔性子。所以自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到现在来说,中国有太多太多问题了,但是这些问题我觉得只要美国贸易战一打,很多问题慢慢会体现出来,而且中国可以在5到10年之内都会改正的,所以对中国来说也是好事。这么讲好了,比如说一个经常爱作弊、喜欢抄袭别人的学生,终于被老师发现了。然后老师批评了他一下,跟他说“你如果不怎么做我就要怎么弄(惩罚)你”,然后这个学生慢慢变好了。我觉得单独这件事来说,中国可能会更加在乎创意,会花更多时间去培养一些有创意的人才和企业。这样子以后可能真的不需要抄袭美国。问:华人特朗普支持者对于特朗普这两年的政策怎么看,支持态度有什么改变吗?答:我觉得只能说更加支持了。因为还是要回到最开始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支持他的这些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的问题。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和认为自己是美国人,答案肯定不一样。因为特朗普提出的这些口号,都什么美国第一了,所以你要是在美国的话,你是既得利益者,你如果在中国的话你肯定不是。所以你要看这些在美国住的美籍华人他们到底认为自己是哪里人。这需要通过很多年的融合,看他们有没有融进美国人里面去。但是同时间很多人还其实真的是不忘本的,如果你在他面前骂中国的话,他肯定是怒了,肯定跟你怼。但是同时,他们也是支持共和党的。问:你现在群里有发生这样的分歧吗?答:我在这里面当然有了。有些人,比如对于像中美贸易战,如果他没看得很清楚的话,可能说“哎呀干嘛打中国,怎么不去跟日本搞一个贸易战,怎么不跟其他国家搞贸易战,为什么搞中国呀”。他们可能看不清楚(形势),但他们毕竟住在这边,你也不能叫他们汉奸,他们选择来美国,然后也入籍了这么久,但是他们其实心里面还是很支持中国的,同时也支持美国,你知道吧?当然肯定会有一些极端分子就只支持美国,不支持中国的。问:对于华为这样的事情,华人特朗普支持者当中大家争执多吗?答:大部分没有,很多人还是支持(特朗普的政策)。因为华为那个事其实大家也知道,就像我说的,如果(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没有犯罪的话,美国应该不会通辑她。大家都知道,她还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比如像洗钱,比如说卖东西给伊朗,比如像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被她给破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儿。她如果没做(这些事)的话,美国是一个司法制度还不错的国家,最后拿不出来什么东西(证据)的话,孟晚舟可以反告它。2018年10月26日,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左)与王湉(右)及“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乔治亚州代表Sunny Wong女士(中)在洛杉矶比佛利山庄半岛酒店的会面活动上合影。 COURTESY OF WANG TIAN因何爱上特朗普问:你觉得2016年的时候,是什么原因使很多华人支持特朗普侯选人?答:他(特朗普)这个人的人格魅力是非常大的,其实很多的选民选人的时候,第一是要看他的人格魅力。当他喜欢这个人的时候,然后再听他的政见;他的政见和你心里的一些想法差不多一致的时候,才会投票去选这个人。所以特朗普说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这些华人选民——不管是第一次选还是选了很多次的人——跟我们心里的一些价值都是比较接近的。问: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华人和特朗普比较接近的?答:我们从教育方面讲好了。在2016年之前民主党搞的一些,比如说SCA5(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之类的事情,搞的华人非常不高兴(该修正案要求加州恢复公立大学在录取学生时允许考虑其族裔背景,并据此给与合法的优惠或限制的待遇——编注)。然后特朗普候选人出来了以后,就提到了meritocracy(任人唯才),完全就是affirmative action(平权行动)的反方向,一个反面。大家都很喜欢他的meritocracy。这是在教育方面,那在移民方面,其实他用的也是meritocracy,大家也都觉得是对的,因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付出了多少你就应该得到多少,而不是通过你的肤色、你的眼睛颜色、头发的颜色来选择你是不是应该在这个国家留下来。问:历史上来说,亚裔在最开始来到美国的时候,本也是受益于早期的affirmative action。你怎么看?答:我觉得affirmative action在不同的时期它有好有坏的作用。在以前来说,像特朗普总统当他还是候选人的时候,我亲自问了他,你觉得affirmative action怎么样?他当时对我回答说,affirmative action已经run its course(已经失去了作用),意思就是说他已经以前可能是有用过,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我觉得现在没有必要继续再走affirmative action的路线,因为再走的话就变成了一种(对亚裔学生的)reverse racism(逆向歧视)的感觉。问:你觉得为什么对其他的少数族裔不需要有这样的优待了?答:现在主要的affirmative action已经做的很过分了。我们再看一下西班牙裔和非裔学生,他们上的学校其实是和华裔上的一样的公立学校。并不是说华人在教育资源上得到了更多的帮助,或者说华裔上的学校更好,都没有。既然所有的民族已经在一个同样的平等线上,同样经过1到12年级的学习,为什么华裔需要在平均GPA上要比这些非洲裔人或者拉丁裔更多?我觉得是完全不对的。问:特朗普总统执政两年多,这些议题有什么改善?答:我觉得非常多的改善。他经常在政治上提出meritocracy的概念。然后我们之前有告哈佛,说哈佛有点歧视华人,他还帮助我们。当然了,我个人也不是百分之百认同完全的meritocracy。如果你说如果一个公立大学里面,如果完全是靠考分进去,里面全都是黑头发的华人,我也是不赞同的,我是支持多元化的。但是我不支持对华人学生有太夸张的入学(要求);可以稍微有一点点难度,但是不要太多。我觉得他们不要以肤色来判定一个人,可以用比如说经济背景。有钱的黑人也多了去了,有钱的拉丁裔多了去了,有钱的华人也多,但是穷人也多。所以我是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financial background(基于经济背景的平权行动),我并不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skin color(基于肤色的平权行动)。这其实也是所有华人都在谈的东西。2016年6月3日,特朗普与“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成员的合影。 COURTESY OF WANG TIAN华人谍影,还是想太多?问:我看到2018年《世界日报》的一篇报道,提到美国怀疑中国的统战部门联系华人群体从事间谍工作。这个报道里也有对你当时的采访,你回应说华人如果不是从事涉密行业就不用担心。你现在还是一样的想法吗?答:我忘了我之前说什么了。我觉得说,因为大家来了美国呆久了以后,都知道美国有很多侨领(侨界领袖)。这些侨领他们都是基本上跟,不能说统战部,我都不知道统战部什么东西,在美国呆久了不知道统战部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和领馆挺熟的,因为他们的什么活动领馆都参加。首先不能排除(侨领)里面有一些人是听领馆的话,但是我觉得绝大部分的这些侨领,他们也就是为了上一个《世界日报》(北美地区的中文报纸——编注)的B版,上一个家园版,也就这样了,或者他们就想在里面捞点活,找点生意干,或者就上个报纸照张相,你知道吗?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正地做了什么事儿。问:那你觉得像杨莅也是这种人吗?答:这个不了解我不能说,我不认识她。当然了间谍肯定是有的,你知道,两个国家到哪都有间谍。但是我不了解这个人,这个事最好让那个什么FBI调查吧。问:对于最近的这些案子,你会担心美国方面对华人的怀疑吗?答:不会,我觉得华人没什么好怀疑的吧。我觉得这种东西叫做McCarthyism(麦肯锡主义)。McCarthyism在很多年前,尤其在冷战的时候,大家互相怀疑对方是不是共产党员。我觉得(现在)没那么夸张。问:因为你自己本身是有非常广泛的人脉,跟特朗普总统还有相关的共和党人也有联系,你会担心自己被中国相关方面联系吗?答:我跟中国这方面联系?当然没有了,可能除了我妈以外,所以基本上没人了,我一个礼拜给她打个电话给她聊聊天什么的,大概就这样。问:你觉得华人在美国如果被怀疑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的话,会面对无法自证清白的情况吗?答:没有,我觉得美国华人在美国融合得很好,而且有很多华人也是喜爱美国才会呆在美国的。我身边也从来没有一个白人正面说“你是共产党员”什么的。我是支持自由民主和美国的这些宪法的,一个共产党员不会支持这些东西。我觉得想太多了,想太多了。2018年3月,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志愿者在宾夕法尼亚州为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里克·萨柯恩助选时,与特朗普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的合影。 COURTESY OF WANG TIAN谁能代表华人的美国梦问:你为什么建立反对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杨安泽的组织?答:我觉得他在外面还挺受欢迎的,但实际上他在华人这个区域里面是没有那么受欢迎。但是外界看不到,主流媒体也看不到。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主流媒体知道,其实华人里面也有很多是不支持他的,所以我就搞了这个事情。问:你觉得他为什么在华人群里面不受欢迎呢?答:在我们微信上的华人圈里面,大部分都还是比较保守派的。他(杨安泽)是完全走这种——不能说是社会主义,但是挺社会主义的这种路线。问:但是数据显示美国的亚裔群体,尤其是华人群体,大部分还是比较偏向于民主党这边的。答:这个数据是事实,华人在2012年和2016年都是更多投给了民主党。但是2016年,华人投给民主党的就已经比2012年少了10%,这也是事实上的一个证明(对此各民调数据存在分歧。根据2012与2016年的全国亚裔美国人选后民调,华裔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比例减少了8%,由69%降至61%——编注)。更多华人还是从不懂政治乱投票,到稍微研究一下政治,然后从single-issue(单一议题)式投票,到了这个multi-issue(多议题)式投票。我觉得是不一样的,有一个这样的进步。问:你认为杨安泽的政策主张跟华人的关切有冲突吗?答:我觉得有很大的冲突,因为我觉得杨安泽说的东西它比Sanders(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还左。就是他说的东西,他如果六、七、八年前出来说这个东西,有一些傻了吧唧的华人可能还会听他这些话,因为这些华人没有用知识武装自己,但是现在很多华人都已经用知识来武装自己了,他们都明白共产主义是什么概念,社会主义什么概念,资本主义什么概念,他们肯定倾向于资本主义嘛。但杨安泽上来为了博眼球就直接说每个人给一千(美元),还打了一个数学的招牌。你稍微有一点点概念的人去算一下,(一个月给)一个成年人一千块钱,然后美国有多少成年人?那需要花多少钱?谁给这个钱?那还不是要花纳税人的钱。那没钱要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借。你不可以一上来就随便给别人画一个特别大的大饼。他想把全部人都变成政府的奴隶,你就在家里等着,有大公司在付钱,然后你们就一个月一千块钱。这个是美国梦吗?这完全不是美国梦。我的美国梦不是在家里躺着拿一千块钱,我就告诉你!问:假如美国有一个华人的总统候选人,你觉得他应该符合什么样的特质?答:首先我们在华人群里一直讨论,也是我七八年来一直在推这一个东西,叫做选党不选人,这是第一;第二是选人不选脸。我们不管你是什么肤色的人,只要你是我们选择的党里面的,然后跟我们的政见很接近的,我们才会选你。不管你是亚洲人还是白人还是whatever(什么)黑人,都不重要,因为我们不是种族歧视者,我们不会专门想说“一定要选华人上去”,从来没有,我们要选一个和我们的政治理念接近的人,这是最重要的。

对于王湉(David Tian Wang)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头”,也是一位有始有终、意志坚定的商人。作为“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ians for Trump)的创始人与活跃的共和党支持者,王湉曾在各种场合多次见过特朗普。“他(特朗普)说要做的事情都能做到,”王湉说。“世界上很多其他领导人都怕他的这一点。”    2016年6月3日,特朗普在加州的一幢私宅中首次会见华裔选民。王湉与特朗普在会见活动上。  就任总统两年多以来,特朗普对世界许多国家都采取了强硬政策,尤其是中国。尽管特朗普声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非常好的私人关系,” 但是,从中美贸易战到全球打压华为,在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涉及嫖娼丑闻的特朗普支持者杨莅(又名辛蒂·杨[Cindy Yang]),被指出与北京官方有联系,以及中国公民张玉婧擅入特朗普私人庄园被捕,都为华裔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的形象蒙上了阴影。  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到王湉,这位来自北京的美国移民,对特朗普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于1999年去美国上学并定居,现年35岁的他从事公司投资行业,与妻子和孩子们生活在洛杉矶郊外的戴蒙德巴地区,但他对工作与学历不愿意透露详情。王湉现在是绿卡持有者,本人没有投票权,不过他正在申请公民身份。  王湉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创立了“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以下简称“助选团”)。根据王湉的描述,助选团有大约7000名活跃成员,70%是女性,95%以上是1990年代后因求学或工作来美的中国大陆移民,“学历背景比较高”,分布在全美各州的主要华人聚居区。助选团主要通过微信群沟通或组织活动,王湉计划在2020年将助选团活跃成员扩展到一万人,以帮助特朗普的连任竞选。他的微信头像是他与特朗普的合影。  王湉提到,随着特朗普在移民、教育、税收等方面为华裔美国人发声,他们之中越来越多开始投票给共和党。但是,许多民调结果都显示,大多数华裔美国人还是支持民主党。根据2018年秋季的“亚裔美国选民调查”(Asian American Voter Survey),70%的华裔注册选民表示他们不认可特朗普任期内的工作,只有24%表示认可。  王湉称,特朗普支持者的身份为他的生活带来许多挑战。他提到,自己8岁的儿子在学校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时会挨骂并受到同侪压力,其他助选团的成员也担心自己的孩子们在弥漫着自由派价值观的公立教育系统被“洗脑成”左派。最近,王湉还建立了专门反对民主党华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的组织。  4月初,纽约时报中文网对王湉进行了电话专访。访谈内容经过删减与编辑。  贸易战为特朗普减分了吗  问:现在的中美贸易战和贸易谈判的情况下,你自己或其他特朗普支持者怎么看,会受到影响吗?  答:首先来说我是一个华人,我是在中国出生然后热爱美国的一个人。我当然也热爱中国,但是不代表我热爱中国共产党。  我的忠心是美国的共和党。  我觉得在中美贸易战的时候我是两个国家都支持的,我真的是希望两个国家都可以共赢。  首先,我觉得美国搞贸易战肯定是为了美国自己,它可能希望可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可以更多卖出自己的产品,这对美国人来说绝对是好事。而且它在中国的产品上了很多税收,这对美国财政部绝对是好事,可以填补一些美国自己的财务上的漏洞。  为什么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来说。  当时俄罗斯为什么没有给中国原子弹,但是中国自己做出来了,因为中国就是有一种倔性子。所以自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到现在来说,中国有太多太多问题了,但是这些问题我觉得只要美国贸易战一打,很多问题慢慢会体现出来,而且中国可以在5到10年之内都会改正的,所以对中国来说也是好事。  这么讲好了,比如说一个经常爱作弊、喜欢抄袭别人的学生,终于被老师发现了。然后老师批评了他一下,跟他说“你如果不怎么做我就要怎么弄(惩罚)你”,然后这个学生慢慢变好了。  我觉得单独这件事来说,中国可能会更加在乎创意,会花更多时间去培养一些有创意的人才和企业。这样子以后可能真的不需要抄袭美国。  问:华人特朗普支持者对于特朗普这两年的政策怎么看,支持态度有什么改变吗?  答:我觉得只能说更加支持了。  因为还是要回到最开始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支持他的这些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的问题。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和认为自己是美国人,答案肯定不一样。  因为特朗普提出的这些口号,都什么美国第一了,所以你要是在美国的话,你是既得利益者,你如果在中国的话你肯定不是。所以你要看这些在美国住的美籍华人他们到底认为自己是哪里人。这需要通过很多年的融合,看他们有没有融进美国人里面去。但是同时间很多人还其实真的是不忘本的,如果你在他面前骂中国的话,他肯定是怒了,肯定跟你怼。但是同时,他们也是支持共和党的。  问:你现在群里有发生这样的分歧吗?  答:我在这里面当然有了。  有些人,比如对于像中美贸易战,如果他没看得很清楚的话,可能说“哎呀干嘛打中国,怎么不去跟日本搞一个贸易战,怎么不跟其他国家搞贸易战,为什么搞中国呀”。他们可能看不清楚(形势),但他们毕竟住在这边,你也不能叫他们汉奸,他们选择来美国,然后也入籍了这么久,但是他们其实心里面还是很支持中国的,同时也支持美国,你知道吧?  当然肯定会有一些极端分子就只支持美国,不支持中国的。  问:对于华为这样的事情,华人特朗普支持者当中大家争执多吗?  答:大部分没有,很多人还是支持(特朗普的政策)。  因为华为那个事其实大家也知道,就像我说的,如果(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没有犯罪的话,美国应该不会通辑她。大家都知道,她还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比如像洗钱,比如说卖东西给伊朗,比如像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被她给破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她如果没做(这些事)的话,美国是一个司法制度还不错的国家,最后拿不出来什么东西(证据)的话,孟晚舟可以反告它。  2018年10月26日,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左)与王湉(右)及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乔治亚州代表Sunny Wong女士(中)在洛杉矶比佛利山庄半岛酒店的会面活动上合影。  因何爱上特朗普  问:你觉得2016年的时候,是什么原因使很多华人支持特朗普侯选人?  答:他(特朗普)这个人的人格魅力是非常大的,其实很多的选民选人的时候,第一是要看他的人格魅力。当他喜欢这个人的时候,然后再听他的政见;他的政见和你心里的一些想法差不多一致的时候,才会投票去选这个人。所以特朗普说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这些华人选民——不管是第一次选还是选了很多次的人——跟我们心里的一些价值都是比较接近的。  问: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华人和特朗普比较接近的?  答:我们从教育方面讲好了。在2016年之前民主党搞的一些,比如说SCA5(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之类的事情,搞的华人非常不高兴(该修正案要求加州恢复公立大学在录取学生时允许考虑其族裔背景,并据此给与合法的优惠或限制的待遇——编注)。然后特朗普候选人出来了以后,就提到了meritocracy(任人唯才),完全就是affirmative action(平权行动)的反方向,一个反面。大家都很喜欢他的meritocracy。  这是在教育方面,那在移民方面,其实他用的也是meritocracy,大家也都觉得是对的,因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付出了多少你就应该得到多少,而不是通过你的肤色、你的眼睛颜色、头发的颜色来选择你是不是应该在这个国家留下来。  问:历史上来说,亚裔在最开始来到美国的时候,本也是受益于早期的affirmative action。你怎么看?  答:我觉得affirmative action在不同的时期它有好有坏的作用。在以前来说,像特朗普总统当他还是候选人的时候,我亲自问了他,你觉得affirmative action怎么样?他当时对我回答说,affirmative action已经run its course(已经失去了作用),意思就是说他已经以前可能是有用过,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  我觉得现在没有必要继续再走affirmative action的路线,因为再走的话就变成了一种(对亚裔学生的)reverse racism(逆向歧视)的感觉。  问:你觉得为什么对其他的少数族裔不需要有这样的优待了?  答:现在主要的affirmative action已经做的很过分了。  我们再看一下西班牙裔和非裔学生,他们上的学校其实是和华裔上的一样的公立学校。并不是说华人在教育资源上得到了更多的帮助,或者说华裔上的学校更好,都没有。  既然所有的民族已经在一个同样的平等线上,同样经过1到12年级的学习,为什么华裔需要在平均GPA上要比这些非洲裔人或者拉丁裔更多?我觉得是完全不对的。  问:特朗普总统执政两年多,这些议题有什么改善?  答:我觉得非常多的改善。他经常在政治上提出meritocracy的概念。然后我们之前有告哈佛,说哈佛有点歧视华人,他还帮助我们。  当然了,我个人也不是百分之百认同完全的meritocracy。如果你说如果一个公立大学里面,如果完全是靠考分进去,里面全都是黑头发的华人,我也是不赞同的,我是支持多元化的。但是我不支持对华人学生有太夸张的入学(要求);可以稍微有一点点难度,但是不要太多。  我觉得他们不要以肤色来判定一个人,可以用比如说经济背景。有钱的黑人也多了去了,有钱的拉丁裔多了去了,有钱的华人也多,但是穷人也多。  所以我是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financial background(基于经济背景的平权行动),我并不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skin color(基于肤色的平权行动)。这其实也是所有华人都在谈的东西。   2016年6月3日,特朗普与“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成员的合影。  华人谍影,还是想太多?  问:我看到2018年《世界日报》的一篇报道,提到美国怀疑中国的统战部门联系华人群体从事间谍工作。这个报道里也有对你当时的采访,你回应说华人如果不是从事涉密行业就不用担心。你现在还是一样的想法吗?  答:我忘了我之前说什么了。我觉得说,因为大家来了美国呆久了以后,都知道美国有很多侨领(侨界领袖)。这些侨领他们都是基本上跟,不能说统战部,我都不知道统战部什么东西,在美国呆久了不知道统战部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和领馆挺熟的,因为他们的什么活动领馆都参加。  首先不能排除(侨领)里面有一些人是听领馆的话,但是我觉得绝大部分的这些侨领,他们也就是为了上一个《世界日报》(北美地区的中文报纸——编注)的B版,上一个家园版,也就这样了,或者他们就想在里面捞点活,找点生意干,或者就上个报纸照张相,你知道吗?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正地做了什么事儿。  问:那你觉得像杨莅也是这种人吗?  答:这个不了解我不能说,我不认识她。当然了间谍肯定是有的,你知道,两个国家到哪都有间谍。但是我不了解这个人,这个事最好让那个什么FBI调查吧。  问:对于最近的这些案子,你会担心美国方面对华人的怀疑吗?  答:不会,我觉得华人没什么好怀疑的吧。我觉得这种东西叫做McCarthyism(麦肯锡主义)。McCarthyism在很多年前,尤其在冷战的时候,大家互相怀疑对方是不是共产党员。我觉得(现在)没那么夸张。  问:因为你自己本身是有非常广泛的人脉,跟特朗普总统还有相关的共和党人也有联系,你会担心自己被中国相关方面联系吗?  答:我跟中国这方面联系?当然没有了,可能除了我妈以外,所以基本上没人了,我一个礼拜给她打个电话给她聊聊天什么的,大概就这样。  问:你觉得华人在美国如果被怀疑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的话,会面对无法自证清白的情况吗?  答:没有,我觉得美国华人在美国融合得很好,而且有很多华人也是喜爱美国才会呆在美国的。我身边也从来没有一个白人正面说“你是共产党员”什么的。我是支持自由民主和美国的这些宪法的,一个共产党员不会支持这些东西。  我觉得想太多了,想太多了。  谁能代表华人的美国梦  问:你为什么建立反对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杨安泽的组织?  答:我觉得他在外面还挺受欢迎的,但实际上他在华人这个区域里面是没有那么受欢迎。但是外界看不到,主流媒体也看不到。  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主流媒体知道,其实华人里面也有很多是不支持他的,所以我就搞了这个事情。  问:你觉得他为什么在华人群里面不受欢迎呢?  答:在我们微信上的华人圈里面,大部分都还是比较保守派的。他(杨安泽)是完全走这种——不能说是社会主义,但是挺社会主义的这种路线。  问:但是数据显示美国的亚裔群体,尤其是华人群体,大部分还是比较偏向于民主党这边的。  答:这个数据是事实,华人在2012年和2016年都是更多投给了民主党。但是2016年,华人投给民主党的就已经比2012年少了10%,这也是事实上的一个证明(对此各民调数据存在分歧。根据2012与2016年的全国亚裔美国人选后民调,华裔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比例减少了8%,由69%降至61%——编注)。更多华人还是从不懂政治乱投票,到稍微研究一下政治,然后从single-issue(单一议题)式投票,到了这个multi-issue(多议题)式投票。我觉得是不一样的,有一个这样的进步。  问:你认为杨安泽的政策主张跟华人的关切有冲突吗?  答:我觉得有很大的冲突,因为我觉得杨安泽说的东西它比Sanders(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还左。就是他说的东西,他如果六、七、八年前出来说这个东西,有一些傻了吧唧的华人可能还会听他这些话,因为这些华人没有用知识武装自己,但是现在很多华人都已经用知识来武装自己了,他们都明白共产主义是什么概念,社会主义什么概念,资本主义什么概念,他们肯定倾向于资本主义嘛。  但杨安泽上来为了博眼球就直接说每个人给一千(美元),还打了一个数学的招牌。你稍微有一点点概念的人去算一下,(一个月给)一个成年人一千块钱,然后美国有多少成年人?那需要花多少钱?谁给这个钱?那还不是要花纳税人的钱。那没钱要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借。  你不可以一上来就随便给别人画一个特别大的大饼。  他想把全部人都变成政府的奴隶,你就在家里等着,有大公司在付钱,然后你们就一个月一千块钱。这个是美国梦吗?这完全不是美国梦。  我的美国梦不是在家里躺着拿一千块钱,我就告诉你!  问:假如美国有一个华人的总统候选人,你觉得他应该符合什么样的特质?  答:首先我们在华人群里一直讨论,也是我七八年来一直在推这一个东西,叫做选党不选人,这是第一;第二是选人不选脸。  我们不管你是什么肤色的人,只要你是我们选择的党里面的,然后跟我们的政见很接近的,我们才会选你。不管你是亚洲人还是白人还是whatever(什么)黑人,都不重要,因为我们不是种族歧视者,我们不会专门想说“一定要选华人上去”,从来没有,我们要选一个和我们的政治理念接近的人,这是最重要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1495app发布于国际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贸易战开打一年官网下载 华人川普粉丝变心了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