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下载】特朗普之子:媒体骂我父亲已成为

穆勒报告公布前夕的特朗普总统。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穆勒报告就像一部惊悚片的法律版,片中一座城市正同时遭受三股恶势力的袭击。人人都在猜测,这三派袭击者是否是串通一气。报告结论说他们没有,但这并没有使局面的可怖程度或威胁的严峻程度减弱多少。第一股势力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代表着对美国治理体系的威胁。数百年前,我们的立国先贤创建了一个法治而非人治的体制。我们的政府体制中设置了程序,它们依据了特定的价值观——不偏不倚、对制度的尊重,以及将公职视为一种公众信托、而非私人玩物的理念。当特朗普出现在穆勒报告中时,他时常在践踏这些制度,违反这些价值观。他让他的律师阻碍调查。让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停止批评他的盟友。他竭力将相关调查人员解职。我不清楚他的行为是否构成法律标准下的妨碍司法,但它们无疑符合干扰司法的常理标准。第二股势力是俄罗斯。若说特朗普是对制度基础设施的威胁,那么俄罗斯便是对我们信息基础设施的威胁。我们已经知道这一点,但看到事实如此直白地公布出来,仍令我们感到震惊——即俄罗斯政府“以全面、系统的方式”插手了2016年大选。这或许不是在轰炸建筑或向人开枪,但如果一个外国政府在攻击我们的民主制度所赖以运转的事实记录,那么它仍是某种战争。俄罗斯人正试图破坏我们藉以交流的信息,也在损害让谈话成为可能的信任感。第三股势力是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和维基解密(WikiLeaks)。它们对我们的审议基础设施构成威胁。任何组织都需要能够保留一些私人谈话以便进行审议。无论是国务院的电报,还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邮件,维基解密侵犯了隐私,使制度运转的难度加大。我们正处于这样一种情形,即一些世界上最糟的人得以决定要公布什么内容。穆勒报告表明,特朗普没有通俄。但它也显示,通过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罗杰·斯通(Roger Stone)这样的联络人,这种工作关系正开始建立。更重要的是,它表明许多特朗普主义者、俄罗斯人和维基解密人士都明白,他们多少是同一项目上彼此相近的参与者。依我看,这是这份报告的核心所在。我们正面临一种非常独特的威胁。我们社会的基础设施正受到威胁——塑造政府的程序、信息的可信度、使审议成为可能的隐私规则。虽然中国政府在其中未起大的作用,但它代表着一种类似的威胁——针对我们的知识基础设施,即对创新进行整理的知识产权。这就好比是有人在向体内植入酸液,让韧带和肌腱慢慢被侵蚀。这些势力的动机在于自身利益,但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行动的虚无主义。他们正试图在社会的基石中播撒混乱的种子。其目标其实不在于让任何人投身某样事业;而在于制造愤世嫉俗和干扰破坏,好拓展更大的空间,从中浑水摸鱼。他们操纵制度,然后告诉众人,“制度被操纵了!”如此一来,所有价值观皆被悬空。一切皆随其便。在阅读报告时,我想起了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主持的名为“违规”(Against the Rules)的播客。近来有一期开始攻击运动员对待裁判的方式越来越凶恶的问题。而这不仅适用于运动,在社会中也是实情。在所有的社会中,都存在定义得体行为的规则,也理应有公道、诚实的裁判来执行这些规则,确保游戏的公平公正。纵观今日的社会,有两样事正在发生:裁判的地位被削弱,并且他们许多人自己都对公正原则弃之不顾。(想想华尔街的监管者、最高法院、参议院委员会主席、甚至在那些受到认可的媒体中的很多同行。)乱象随之而来。这一次,体制多少坚持住了。但那不过是因为特朗普身边的人频频拒绝听从他的吩咐。也因为我们碰巧有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他看起来是个公正的裁判。司法部在政治袭击中未能幸免。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报告公布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把任何公正不倚和可堪信赖的保证都消磨殆尽。特朗普似乎没有任何忠于职守的概念。在他眼里,所有的权力都是个人权利,政府不过是服务于他的“太阳神”自我的所在。他将继续践踏正统的政府体系。被正面攻击很容易看出来。但美国当前所受的攻击却来自脚下,来自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基础层面。

“他们对这个国家、对新闻这一行业都造成了可怕的伤害。”他说,“我认为他们对普通美国人在主流新闻领域将要拥有的信仰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我认为这对我们的共和国、民主和我们的宪法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在接受《媒体热点》(Media Buzz)采访时,小特朗普承认,他父亲的推文有时会给白宫的议程带来问题,但他也发了一些推文,现在他后悔了。

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霍华德·库尔茨(Howard Kurtz)采访时说,虽然有些记者试图公平对待他父亲,但媒体攻击白宫现任行政当局已经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官网下载 1

小特朗普补充说,他认为主流媒体对穆勒调查的报道,以及对特朗普政府的整体报道,对他们自己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

“假新闻媒体疯了!”特朗普在推特上说道:“他们正在遭受严重的“崩溃”,没有信誉或尊重,必须考虑合法经营。我已经学会了接受假新闻,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腐败过。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这个秘密!”

如发现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内除标注原创,文内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1495app发布于国际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官网下载】特朗普之子:媒体骂我父亲已成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