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达贸易协议最后障碍:撤销加征关税

美中两国已经初步敲定在4月29日当周和5月6日当周再举行两轮谈判,目标是在5月底或6月初让两国元首举行签约仪式,从而化解已持续近一年的美中贸易战。现在看来,双方谈判剩下的最后一个重大分歧就是美方是否同意一次性、全部撤销自去年6月以来对总价值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陆续加征的10-25%的惩罚性关税。在此之前,据美国财长姆努钦透露,美中双方已就设立一个双向的贸易协议执行机制问题达成一致。在关于何时、以何种方式撤销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的惩罚性关税问题上,美中两国的谈判代表依然存在巨大分歧。中方希望,协议达成后,美方应迅速、一步到位地撤销自去年对价值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但美方、至少是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为代表的贸易鹰派人物坚持要求逐步取消关税,继续保持对中国的压力,从而迫使中国履行协议。一直以“关税人”(tariff man)自居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6年参选美国总统以来就表达对关税武器的情有独钟。他3月20日还明确表示,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继续对中国商品征收加征的关税。他说:“我们不是说要取消关税。我们说的是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继续征收,如果我们达成协议,我们就必须确保中国遵守协议。”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左)、美财政部长姆努钦(右)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美中高级别贸易谈判前合影。(2019年2月14日)北京寄希望于美国国内的商业团体能够说服华盛顿取消关税。但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基本上顶住了这些压力。贸易代表莱特希泽2月份在众议院作证时承认关税是一件钝器,但美国没有其它选项。不过,受美中关税战直接冲击的美国商业团体近日再度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要求美中贸易协议一旦达成,美方应全面取消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代表美国零售商、石油生产商、渔业和软件行业的几个游说团体星期一(4月22日)联合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唿吁在美中贸易协议达成后,美国应“全面、立即”取消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美国全国零售联合会、美国化学理事会、消费技术协会、信息技术产业理事会、国家渔业协会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在给特朗普的信中说,美国企业和农户曾被承诺,关税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一切伤害都是值得的。而一份不能取消关税的协议将等于是对勤劳美国人民的承诺的背弃。这些团体是“支持自由贸易的美国人”联盟(Americans for Free Trade)的一部分。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桑顿中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表示,撤销关税成为美中贸易谈判最后一个主要障碍是因为它涉及到美中双方的底线,华盛顿和北京几乎都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他说:“我无法想象中国会接受一份保留全部关税的协议。习近平将无法向他的人民做出交待。美方必须要向中方做出一些让步。但在另一方面,如果美方取消全部关税我也会感到惊讶,因为很明显美国贸易代表的团队希望至少保留部分关税。”杜大伟认为,最终的妥协方案可能仍然部分取消加征的关税。他说:“聪明的做法是取消全部对零部件的关税,以及部分消费品的关税。看上去,这个妥协是可以达成的。”在另一方面,虽然据称美中已经就贸易协议的执行机制问题达成共识,但这一机制并不是美方先前所希望的单方制裁机制,即如果美国判定中国未能履行协议,美国有权对中国采取新的关税措施,而中方不得采取报复行动,也不能诉诸世贸组织(WTO)。一个所谓“双向的”执行机制加剧了美中贸易协议的脆弱性。美国一些商业团体担心,这意味协议破裂并引发新一轮紧张关系的风险依然不小。杜大伟说:“即使中美在未来两个月或几个星期达成了某种协议,我从商界听到的是它们对这份协议能维持多久感到缺乏信心。”执行机制一度是华盛顿与北京在贸易谈判中最主要的分歧之一,其主要原因就是美方保留对中方的单方面制裁权利。这会让北京感到有失尊严,并被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与19世纪清政府与西方签署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相提并论。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4月15日曾表示,如果美国未能遵守未来的美中贸易协议,美国将愿意接受来自中国的“反应”。在那之前,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美中双方已就执行机制问题达成一致,未来美国和中国都会设立“执行办公室”用来监督协议的执行。

中国决定仍然派副总理刘鹤率团赴华盛顿与美方举行下一轮贸易谈判的消息让观察人士重新燃起一线希望,那就是美中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将达成协议,结束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但更多披露的谈判细节显示,美中之间在很多关键议题上依然分歧严重。分析认为,目前避免争端全面升级或许是更为现实的选项。    中国副总理刘鹤(中)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美国财长姆奴钦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晤(2019年3月29日)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大规模提升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5月6日对记者表示,中国反悔承诺。他说:“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中国虚弱了承诺。在我们看来,中国放弃了已经做出的承诺。”莱特希泽表示,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将在5月10日0:01从目前的10%上调至25%。  华尔街日报援引了解美中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的话说,美中之间仍然有大量分歧有待解决,包括对本土企业的补贴、市场准入等。但令美方感到谈判出现倒退的主要原因是中方拒绝美方提出的在协议文本上公布一份中国同意修改的法律法规清单。这些法律法规涉及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性技术转让、刑事处罚等一些美方核心诉求。  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美方提出的这一具体要求导致了谈判陷入僵局。北京认为,该要求侵犯了中国主权,而且会削弱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地位。在前几轮的谈判中,中方谈判人员以宽泛的措辞提出有意推动结构性改革,但不愿做出具体承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5月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低调回应了美方称中方对已做出的承诺反悔的指责。他说:“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对继续磋商具有诚意。”  对于中方此前多次表示的不会在威胁下谈判的立场,耿爽说,“美方威胁对中方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类似的情况以前也多次出现过。中方的立场和态度一直非常明确,美方对此也非常清楚。”他还说,“双方要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照顾彼此合理关切,争取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  华尔街日报披露,在特朗普周日威胁要大规模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推文后,中国一度考虑取消派刘鹤参加原定于本周三在华盛顿举行的第十一轮美中贸易谈判。但中国领导层讨论后最终得出结论,即全面终止与美国的谈判所造成的损失难以修复,而且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损失。据称,参与美中谈判的中国副部级官员仔细研究了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周一记者会的发言。其结论是在目前情况下,继续与美方举行谈判仍然会是富有成效的。  熟悉美中贸易谈判的中国问题专家、华盛顿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对美国之音表示,新的局面令美中贸易谈判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他通过电子邮件接受记者提问时说,美中仍有希望在周四达成协议避免美国提升关税,但几率不超过50%。  史剑道表示,如果美国上调关税水平,中国必然会报复。但到目前为止,中方还没有任何具体威胁。而如果本轮谈判富有成果,那么中方的反应将会是有限的。但史剑道也表示,美中贸易战仍有全面升级的可能性。他说,如果本周的谈判进一步倒退的话,而中方的报复措施又将是严厉的话,那么美中贸易争端就可能会全新升级。  金融时报的报道认为,如果美中贸易战再度升级的话,再次尝试达成协议的努力将会至少推迟到2019年秋季,甚至2020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1495app发布于国际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中达贸易协议最后障碍:撤销加征关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