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体质“弱”得触目惊心 记者调查:普遍缺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官网下载 1

骨生长质量差、力量耐力不足、肥胖近视高发……中国青少年目前的体质状况令人担忧。今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提出,“要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开齐开足体育课”,显然具有极强的针对性。

原标题:体育成绩与语数外同分100,这个省的“中考新政”值得点赞 | 头条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虽然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政策文件发了不少,但作为最主要的健康干预手段——体育课,多年来在许多地方仍然开不齐、开不足;再加上学业负担过重、沉溺电子产品、审美观念偏差、学校担心学生安全等新老问题交织,使得青少年普遍缺少运动,体质整体下滑。

每个人的学生时代,大概都会碰到几个“不诚实”的体育老师。数学老师刚刚宣布体育老师胃痛来不了,转眼就看见体育老师在操场上生龙活虎地扔铅球。在低年级阶段,有些学校还能保证体育课的正常教学,但越接近升学季,体育课越容易被一刀切。我们不妨来看下这一段“卑微”的对话:

少年强则中国强,没有强健体魄何谈少年强?受访专家以及体育教师呼吁,要多管齐下增强孩子体质、“野蛮其体魄”刻不容缓!

“下节要考试?”“暂时不考。”“我上。”“好。”

体育老师忧心忡忡

“下午第二节我上,你休息。”“好的。”

曾玮琪是重庆市某小学四年级学生,9岁的她几乎每天都很“忙碌”——早上7点起床上学,下午4点半放学,回家后写作业到9点左右睡觉,周末上绘画和奥数补习班……瘦弱、内向的曾玮琪对记者说:“平时基本没运动,最近一个月因感冒去了两次医院。”

“下节我上。”“好的。”

同班同学刘欣原虽然每天学习时间也排得满满的,但作为学校排球队的队员,她放学后要参加排球训练,并从7岁开始坚持晚上跑步半小时。同是9岁,性格活泼的刘欣原身高达到了160厘米,足足比曾玮琪高了20厘米,“我很少生病,很长时间没去过医院了”。

这是前不久一位体育老师晒出的他与其他教师的聊天记录。一时间,社交网络上掀起了一场“体育老师有多卑微”的热议。

虽然这两个孩子属于个例,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体育运动对孩子成长的影响。

事实上,这些年来的中小学,体育课的确日渐式微,学生、家长已习以为常。不过,现在这个“习以为常”的情况怕是要变了。2019年12月30日,一项新的中考改革政策,刷爆了云南家长的朋友圈——体育与语数外并列100分!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卫艺研究所所长吴键表示,运动的孩子与不运动的孩子在精神面貌、性格品质等方面有着明显差异,青少年的阳光形象基于强健的体魄,体育运动是促进青少年身体智力发育以及培育健全人格的有效手段。国内青少年体质经过二十多年的持续下滑,在各方努力下,部分指标有止跌回升的势头,但距离“健康阳光”仍有较大差距。

0 1

“缺少体育锻炼正在让青少年体魄难以‘野蛮’。”长期从事青少年体质监测研究的重庆市体育科学研究所副调研员郭淳,对其近期获得的一组体质监测数据感到忧虑。

云南省中考体育分数提到100分

2017年11月至今年10月,郭淳随机对1280名3-18岁受访者进行了骨龄、骨密度、体成分等体质监测统计分析。“除了心肺功能弱、心率恢复慢、耐力差等传统性体质问题外,骨密度低于同年龄标准值的高达803人,反映出当前青少年骨生长质量较差等新问题。”

官网下载,根据云南省的中考改革方案,云南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范围全科开考,共计14门,总分700分。各学科分值分配为:语文、数学、英语、体育各100分;物理50分;政治、历史、生物各40分;化学、地理各30分;音乐、美术、劳技各20分,信息10分。这一改革从2020年秋季学期入学的七年级学生起开始实施。

“力量感是男孩阳刚之气的重要表现,男孩力量测试一塌糊涂,‘手无缚鸡之力’现象突出!”郭淳说,在监测的638名男孩中,人体蛋白质含量低于17%的有140人。

这一方案出台,立即引发民众热议。对此,云南省教育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称:当前云南的中考招生制度不能较好地体现“五育”并举,教、学、考、招有机衔接不够,无法从指挥棒导向上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郭淳介绍说,蛋白质含量反映了肌肉状况,普通男性运动员的人体蛋白质含量一般在20%,优秀男性运动员能在22%以上。这些数据说明男孩肌肉体积不足、肌肉量少、肥胖比较严重,躯干和四肢力量弱。

云南此次改革分值的变化,是根据各科目课时、容量、难度来测算的,考虑到学生个体差异及成长规律,中考体育的考试方式将从三年一考改为一年一考,初中三年的体育分占比暂定为20%、40%与40%。考试内容含体质健康监测、技能体能考试两大项。前者将按照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进行,占60分,后者是对技能体能的考试,占40分。

由于女孩跑跳、户外运动比男孩还少,郭淳通过监测发现,女孩的骨生长质量更差。在监测的442名女孩中,骨密度低于同年龄标准值的有357人,占比80.8%。

展开全文

“当前青少年体质问题突出表现为近视和肥胖、超重。”吴键介绍,从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的数据来看,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近视在学生中的比重分别为46%、74%、84%、86%,肥胖、超重的比例分别为19%、10%、16%、8%。以北京市为例,高三学生近视比例高达89%,肥胖、超重接近35%。

“教育部要求学生掌握一到两项运动技能让其终身受益,所以技能考试中,我们搭建了三大球、三小球、田径、游泳、武术、拳击、健美操等项目平台供学生选择。”云南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处长徐忠祥说,本次调整的目的并不是要培养专业运动员,而是让学校更加重视体育课,让家长和社会更加重视体质健康,为实现健康中国、健康云南贡献力量。此外,一些实施细则与配套文件还在论证中,将尽快出台。

在采访中,部分体育老师对学生体质忧心忡忡。教两个高中班和两个初中班的体育老师王宏告诉记者,高中生视力和体质下滑非常明显,“高二、高三学生感冒高发且不易好,很多男孩引体向上拉不起来”。

对于本次改革,有专家指出,在全省范围内把体育分值上升到100分,云南还是全国首例。对政策的出台,网友称“体育老师笑了”,“体育老师终于不用‘卑微’地要课了”。

罗丽是重庆某城乡接合部小学体育教师。她深有感触地说:“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全校800多名学生中,总有一两名孩子因站立稍长而晕倒。有一次全校在操场上上主题课,站立不到20分钟,就有五六个孩子嘴唇发白,不得不坐在后面休息。”

如今,不仅是云南省,全国已有多地将体育纳入中考。同时,高考政策也在随着中考开始有所变动,据了解,一些具有自主招生权的高校在校考中也增设了体育测试,这被视为体育进高考的重要信号。

升学是中小学校办学指挥棒 体育考核不够“硬”

0 2

郭淳、吴键等专家表示,虽然营养状况、食药安全、生态环境等诸多因素都会影响青少年体质,但运动锻炼是最主要的体质干预手段,对于青少年来说体育课尤为重要。

体育承受应试教育和安全风险的打压

针对青少年体质下滑的状况,中央相继出台的多项政策文件要求各级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采取有力举措增强学生体质、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如全面实施《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把健康素质作为评价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指标,开展“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等。

我国中小学生体质下降的问题,近年一直备受关注。据中国青年报2017年报道,我国东北某省会城市学生体育艺术发展中心的统计,当地中学生运动会纪录普遍“沉睡”多年,有的项目甚至40年无人打破。其中,女子800米纪录是1977年创造的、女子100米纪录要追溯到1979年、男子110米栏纪录为1981年创造……

2017年,《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印发,将青年健康列为我国青年发展的重要内容。同时,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中小学校体育工作督导评估办法》,加大中小学校体育督导检查和问责力度。

广州市教育局公布的2016学年中小学生体质健康状况抽测结果显示,对比《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抽测优秀率仅2.6%,不及格率达16.2%,重度近视率为49.8%。据中国教育协会体育分会会长毛振明介绍,30年来,包括体能方面的跑、跳、投掷等指标,我国学生体质健康国家标准一直在降。

受访体育教师表示,近年来中小学校体育设施、教师配备等有了很大改善,越来越多的学校将体育纳入办学特色,让学生体质的部分指标有所好转。“虽然各级政府都很重视,我们体育老师也很想上好体育课,但受制于评价体系等多重原因,体育教学很难取得理想效果。”一些体育教师对记者吐槽说。

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皆是我们长期不重视体育的结果。不重视的原因是什么呢?

体质健康合格率是学生健康素质的主要评价指标。按照《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要求,各中小学每年都要对学生体质进行检测,并上报教育主管部门。

一是应试教育。在“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才学什么”的办学导向下,纳入考试计分的科目才被重视,反之则被边缘化,这也是我国中小学的常态。基于此,基础教育的学科被分为“主副科”,体育学科不被重视,体育老师不被待见。不少地方政府也直言,他们会优先保障主科教师的配备,而在升学政绩导向下, “副科”被“主科”挤占已是家常便饭。

记者走访发现,经检测,中小学校的学生体质健康合格率普遍达到90%以上,有的学校甚至超过96%。部分体育老师认为,虽然该数据量大面广且每年在动态更新,但并不能全面真实反映学生的体质状况。

二是学生安全问题。开展体育运动不免有损伤,甚至意外事故。一旦出现事故,就要追究校方责任,导致学校越来越不敢组织学生体育活动。比如,某校召开运动会,在1000米项目比赛中发生学生猝死事故,这完全是意外,但接下来却要追究校方责任,最后学校只能叫停运动会,把1000米作为危险项目,这是全国通行模式。

“这一方面是因为检测的指标较少,更主要的还是合格的标准太低了。以高一男生1000米耐力跑为例,合格仅4分45秒,只要不走,慢慢跑下来都能过关,而要求较高的优秀率却很低。”重庆某重点中学的一位体育老师说。还有体育老师透露,少数学校敷衍应付,甚至复制粘贴成绩,导致学生体质数据水分较大。

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发展研究院体育教研员车纯指出,课堂上学生有任何的伤害事故,体育老师都必须承担责任。目前,我国在针对校园伤害事故方面,没有切实可依的法规性文件,能够让体育老师免责。这样一来,温柔体育课在中学随处可见,形成了“三无七不”型:“无强度、无难度、无对抗”,以及“不出汗、不脏衣、不喘气、不摔跤、不擦皮、不扭伤、不长跑”。

业内人士也表露了自己的苦衷:如果标准提高、学生体质合格数据下降,学校没法向社会交代;但标准定得太低,又会给非专业的老师、家长造成误解,认为学生体质还可以,无须加强体育锻炼。

于是,在应试教育导向和安全责任的双重压力下,不少中小学就只能搞 “灌输”与“圈养”,比如在课间休息和午休时,不准学生到操场;学校就算有体育场馆,大多也关闭,不向学生开放等等。教育部多年前就要求中小学要坚持每天让学生锻炼一小时,但不少学校并没有落实。

基层教育部门干部认为,在标准的科学性和数据的准确性方面存在的偏差让《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督促体育教学的作用大为降低,但制约体育教学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体育尚未成为升学考试学科。

2018年,云南省教育厅对下辖16个县的小学四年级和初中八年级的抽查显示,四年级体育开课达标率61.2%,八年级时只有38.7%,而八年级数学周课时已经超过正常课时数的90%。

重庆市某区教委体卫艺科科长对记者说,当前升学依然是中小学校的办学“指挥棒”,虽然近几年基层加大了学校体育的考核督查力度,但都不够“硬”。小升初、中考、高考升学过程中,只有中考有体育项目,而且分数占比也不大。哪个学科有利于升学,或者比重大,家长、老师当然就重视哪个学科。因此,很多学校的体育课沦为活动课,被大量占用,高中体育课开课率普遍不足一半。

同时,由于课业负担大、课外活动少、电子产品滥用,导致越来越多的“小胖墩”“小眼镜”“小屏奴”诞生。当然,这不仅是云南省的问题,也是全国性的问题。

“幸亏有体育中考,不然我国青少年体质问题会更糟糕。”这位科长说。

以青少年近视为例:目前,我国“小眼镜”人数已超过1亿人,中、小学生近视率分别为71.6%与36%。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总体近视率为53.6%。高三年级学生近视度数高于600度的占比达到21.9%。

强健体魄需多管齐下 应探索将体育测试纳入高考

“我国青少年的体质健康已亮红灯。” 云南省教育厅民教处处长徐忠祥忧心忡忡地说:“初中阶段是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关键期,需要相应的运动强度和负荷来促进学生体质健康。而《健康中国行动》就明确提出,中小学生每天校内体育活动时间不少于1小时,读写连续用眼时间不宜超过40分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1495app发布于社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少年体质“弱”得触目惊心 记者调查:普遍缺

相关阅读